首页 > 字數作文 > [600字作文]在抗擊疫情的日子裡作文600字 2020肺炎疫情作文小學生
2020
10-06

[600字作文]在抗擊疫情的日子裡作文600字 2020肺炎疫情作文小學生

【600字作文 - 字數作文】

  【在四面疫情的日子裡】

  1711班 趙偉滔

  我過瞭一個寒冷的冬天。

  2020年初,一場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瘟疫全面爆發瞭,這使得本就年味缺失的新年,更加冷淡瞭。本應喜氣洋洋的春節,卻冷冷清清;本應熱熱鬧鬧的大街小巷,卻人影寥寥;本應滿懷期待,興奮激動的內心,卻充斥著緊張,與不安。

  我和傢人回鄉探親,僅短短留瞭數日。在老傢的日子很無趣,我過早的就寫完瞭從傢中帶的幾本課時練上的習題。在傢中除瞭可以去照料照料年近耄耋的爺爺,也沒什麼事可幹。傢中無人來訪。我常常好蹲在老傢那年紀比我還甚的大紅門前,用目光去遙望那沿著一條黃土鋪陳的大道,希望能看到幾個熟悉人影或車影,但總是,看不到什麼,空蕩蕩的,瞭無生機,看起來像……像死去的大地。有時,我的目光會遊走到更遠的柏油大街上,街上隻有零星的三、兩輛轎車,飛速馳往。我的心,不禁升起瞭一絲淒涼……“這冠狀病毒就這麼厲害?”我不由的想到。

  這次回傢出奇的早,也許是因為傢中無人,也許是因為擔心受怕……我回到瞭邢臺的傢。生活仍像以前一樣,過的很有規律且大部分時間泡在書桌前。傢裡沒有電視,電腦也是由父母掌控的,一天的日子裡,除瞭吃飯在客廳,其他時間都在自己的屋內以書為伴。哦,沒有出去玩的可能,現在出去幾乎是自找死吃,“冠狀病毒”的大名何人不知?

  每個人,活的都像一隻被困在囚籠的野獸,而獵人是“冠狀病毒”。

  第一次上網課,我的心情是激動的。在以往的日子裡,我從未上過網課。父親在將我趕出屋外後,才給我打開瞭密碼。我很是生氣,但想想以後還要這麼樣子過十幾天,我的氣活生生的被我壓瞭下去。我到瞭電腦旁,急匆匆的拽開凳子,握緊鼠標,以極快的速度點開瀏覽器,打算將牢記於心的那串網址打在網上。但是,一剛進瀏覽器,鋪天蓋地的來瞭一群信息,是有關於這次病毒的,它們擠滿網站,不留一點空間。我很吃驚,我從不知道,這次的疫情竟如此嚴重。其實上,我也算是個“古人猿”瞭,畢竟,在信息時代,網絡的半隔絕,和瞎子快無疑瞭,自然對疫情瞭解不深。我駐眸凝視,目不暇接的看著一條又一條的信息報告,才知道,現在患病的人數,已經近萬瞭。我不禁想起2003年的那場令人不堪回首的災難……

  信息的洪流,將我吞沒,我在激蕩回旋的網絡海洋裡,沉浸瞭半時有餘。我深感震撼,不僅是因為“冠狀病毒”的危害巨大,令我毛骨悚然,更是因為那些以疫情為令的白衣“逆行者”為我挺身而出,他們迎難而上,手挽手、肩並肩,以肉體,以雙手,築起瞭一道堅不可摧,固若金湯的生命防線!我想送給他們一句話,一句在網上無意看到的一句話“沒有人生來就是英雄,但總有人用平凡的付出成就偉大。”

  在時間上跨越,思緒悠然而歸。在寫下這篇作文後,我自己也深受感動,雖不說感同身受般,但也知道自己再也不會寂寞瞭。因為,日子雖然不會有變化,但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在努力,白衣英雄們在引領我前行。

  我渡過瞭一個溫暖的冬天。

  立定,永不停息

  【在四面疫情的日子裡】

  初三(11)班高語瑩

  枯葉緊緊攀住纖細的樹的枝幹,搖搖欲墜的它們掙紮著,與風摩擦的聲音成為瞭這幾日來唯一的音源。陰沉的天空默默註視著一切,放眼望去,太陽與黑夜交替間城市大多數保持著它的沉寂,隻有點亮與熄滅的路燈與有時奔赴在路上的車輛可能會激起一時的活力。

  這次的新年正是不同尋常的一年。

  往日裡街道上熙熙攘攘走親訪友的人群此時也紛紛隱入瞭傢中,少數出行的也戴上瞭厚厚的口罩。鞭炮與煙花聲也捉摸不見,不少門鋪都將大門緊鎖。獨留醫院彌漫著緊張的氣氛。

  上一次的大規模傳染隻是父母有時的提起,而一直生活在平靜中的我未想到趕上瞭第二次。新聞,微博,網絡上迅速掛起的信息,逐漸增長的感染人群,一個個變紅的城市以及最後由國傢建議的盡量不出行通告的宣佈。這一切是那麼的始料不及。

  於是,我與父母也在看到信息後留在瞭傢中盡量不再出去。畢竟與其添亂,不如做好自己的事情。在一邊保持對疫情關註的同時,作業、課本、書籍也替代瞭往年的串門活動。

  也正是多瞭更多靜心的時間,我也在學習上發現瞭不少以前未發現或未填補的漏洞。在寫寒假生活的同時我也一步步按著上面的練習回顧著課本上的內容,在改錯時補充修正課本上的筆記。同時我也趁著時間“追”瞭一兩本額外的名著閱讀,比如探索冉•阿讓的神奇經歷並認識雨果筆下的法國大革命,也重新閱讀瞭簡•愛是如何堅強的成長與勇敢的去愛。

  在學習之餘,新聞報道上的那些不畏病魔奮勇前行的白衣英雄更是讓人內心久久難已平靜。在當今恣肆泛濫的疫情之下,仍有著他們在本該相聚的日子裡告別傢人義無反顧地前往“戰場”,不顧勞累與危險,無怨無悔地日復一日的努力打擊疫情,取得新的希望。向他們致敬!

  僅僅幾周的休假,隻是短短的一場立定。正如《悲慘世界》所解釋的那樣,它是力量的休整,就是拿著武裝的警覺的歇息。是的,在向前的道路,沒有人停下。日月交替的自然永不停息,不畏艱險的白衣英雄們也永不停息,作為即將要中考的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停下努力的腳步呢?

  縱使四面疫情,陰雲密佈,我們的內心仍是那驅散黑暗的一顆顆明亮的星,讓我們以夢為馬不負韶華,不留遺憾地迎接接下來的每一天。

  【在四面疫情的日子裡】

  1711班 孫唱曉

  張燈結彩的日子裡,奔跑向我們的不僅是新春佳年,還有新型冠狀病毒。春晚照舊,走親訪友的可是大大減少,年味在援助武漢的硝煙中提前消散瞭。

  對於我來說,似乎沒什麼不同,隻是過瞭一個令人憋屈的年而已。大部分同齡人應該也是這樣,在網絡、交流中迷迷糊糊地看那些病例病情,關註著自己城市的安危,也就算瞭。

  記得當時的疫情已經很嚴重瞭,邢臺市已有瞭確診病例,雖然是在清河。大年初二的下午,我和高二的表姐在街上騎著車。漫無目的地走,但是並不感到彷徨。也許我們都壓抑得太久瞭。

  那天是個陰天,直到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遺憾。風很涼,灰色的雲很暗。我和表姐全副武裝,帽子口罩一起戴,看向對方時感覺親娘也認不出來。

  其實我們很傻也很幼稚,那樣的所謂防護根本不管用。但我們穿上之後就心安理得地出瞭門,好像層層包裹不是為瞭預防病毒,而隻是想給自己一個精神安慰而已。大約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我們騎著單車,沿著中華路一路向東。蹬的速度不快,可以聽到呼呼的風聲和叮叮當當的聲音。

  我問她:“你這是叮當車嗎?”

  表姐的眼彎彎的,口罩遮蓋看不清她的嘴角:“烏鴉不嫌自己黑,你怎麼一直沒聽到自己車吱啦吱啦的?”

  那種感覺很好,眼前是蔓延至遠處的天空,層層疊疊的灰暗和冰冷。慢慢悠悠地騎著自行車,隻需要看著前方,隻需要向前。無所謂什麼方向或目的,身邊有同伴,不怎麼健談但可以親密無間地聊天。

  疫毒蔓延已經有一段日子瞭。可以從電視裡看到,根源城市有多亂多可怕。很多普通人甚至確認瞭患病的人都想逃離,逃離那座疫毒之城。我們遠在河北,對新型冠狀性病毒的危險多有瞭解,卻總有一種置身事外的感覺。也許是因為大事不在自己跟前,也許僅僅是因為邢臺實在不起眼。好事碰不著,壞事也碰不著。

  置身事外,明明知道它多重要多危險,明明知道它並不遙遠,但總讓人心不在焉。直到直面它的時候,才突然地恐慌,疲於應付。

  聯想得似乎太多瞭。

  沉默過後,我還是扭頭問表姐:“你中考前是什麼感覺?”口罩加眼鏡的效果就是眼前一片白霧,我盡量把呼吸調緩,等它冷卻下來。

  姐姐的身影在白霧裡逐漸清晰:“大約是倉促吧。”

  我們繼續向前走著,並沒有因為一次聯想而發展成更長的對話。我看著眼前灰和白摻雜的色彩,感到有點茫然和空虛。

  在四面疫情的日子裡,病毒在不斷逼近。突然斷銷的口罩是最好的證明。

  比病毒更不講理的,是急速而來的中考。也許並不是因為它強硬,隻是因為我們都沒做好準備。如果隻是在逼近時才開始努力,當然倉促。病毒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消失,中考卻有著明確的日期。

  在四面疫情的日子裡,我們真的應該把握這次機會。也許不像病毒那麼致命,影響的卻是一生。

  大年初三那天晚上,表姐要回傢瞭。夜色很濃,路燈下有淡淡霧影。人行道上行人寥寥無幾,樹影斑駁。表姐停下腳步時摘下瞭口罩,表情嚴肅地盯著我。眼神裡有勉勵,有審視,還有難以捕捉的一點憂傷。她說:“這次不管你想不想,都必須背水一戰瞭。”